最新!女教师“绝笔信”各方回应→教育局人员对镜头大哭,女教师:如有一句假话,愿被开除教师队伍

最新!女教师“绝笔信”各方回应→教育局人员对镜头大哭,女教师:如有一句假话,愿被开除教师队伍

8月4日,江苏徐州女教师李秀娟网络发求助信称,遭到当地有关方面不公正对待,其中包括徐州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的殴打。5日,各方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求助
8月4日上午,
一份女教师的举报求助信在网络流传。
举报人李秀娟称,
她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导致左眼失明,
自己和丈夫因此事长期遭到
当地有关部门的不公正对待,
并透露其已有轻生心态。


李秀娟在求助信中称,去年女儿被同学无意伤害致失明。今年2月底,他们准备到北京复诊,于是定了3月3日前往北京的火车票,并预约了北京同仁医院的眼科挂号。


按照李秀娟的说法,3月1日晚,先有 当地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来到她家,要求其退掉前往北京的车票。在她退票后,又有4名民警前来,以其涉嫌寻衅滋事为由要将他带走。在她向对方询问原因时,丰县城东 派出所副所长罗烈直接将其拖拽下楼,并对其进行殴打。在其被带至派出所后,未被提供食物和水,还遭到辱骂。
(详细报道→女教师写下“绝笔信”:我和丈夫准备离开这个世界!当地政府回应了)

事件的关注焦点


1、女教师女儿的眼睛是怎么受伤的?怎么赔偿?
2、被东城派出所副所长罗某推搡、扇耳光?
3、其丈夫为何被撤职?
4、当地教育系统的工作人员为何阻止她去北京


各方回应


  • 8月5日丰县发布情况通报,回答了部分疑问


  • 关于眼伤:女儿眼睛被拉链甩到,一个月后发现眼疾严重,李秀娟要求学校出面协调解决医药费问题,并提出赔偿36万元。梁某手术及视力下降与另外两名学生打闹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难以认定

  • 关于上访:自2018年4月起,李秀娟先后数十次到学校和各级教育、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其中十五次越级进京上访

  • 关于丈夫被撤职:梁士伟利用职务便利,以周楼小学名义为其女委托伤残鉴定,违规使用公章;梁士伟负责李秀娟稳控工作,存在稳控不力问题。因此被暂停职务。


  • 5日晚,徐州市丰县人民政府官方微博@情义丰县  通报“绝笔信”事件调查情况:


    通报全文
    ↓↓
    情 况 通 报


    2019年8月4日,丰县周楼小学教师李秀娟在网络发帖,反映其遭受不公正待遇并声称准备轻生,引起社会各界关注。丰县县委、县政府对此情况高度重视,立即成立联合调查组开展调查,现将有关情况通报如下。


    1.关于李秀娟夫妇人身安全情况。经全力搜寻,于4日18时50分许找到李秀娟夫妇。目前,夫妻二人平安无恙,调查组已安排教育、信访等部门负责同志全力做好其情绪安抚、思想疏导和配合调查工作。


    2.关于李秀娟女儿眼睛受伤和处理情况。经调查,2018年3月12日下午,李秀娟之女梁某在丰县实验小学放学时被另外两名打闹的学生用校服拉链甩到了左眼,班主任及时进行了调查处理,当时未发现梁某眼睛有异常症状,事后梁某一直正常上课。2018年4月14日,梁某感到眼睛不舒服,李秀娟带其先后到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和徐州市中心医院检查,并在第一人民医院做了眼睑肿物切除门诊手术。术后,李秀娟要求学校出面协调解决医药费问题,并提出赔偿36万元,因梁某手术及视力下降与另外两名学生打闹是否存在因果关系难以认定,学校多次协调,另外两名学生家长只愿承担相关医药费用,对其它赔偿要求不予认可,教育、信访部门和涉事学校等单位多次劝告李秀娟走司法途径解决问题,但其一直不同意。自2018年4月起,李秀娟先后数十次到学校和各级教育、信访部门反映问题,其中十五次越级进京上访,国家信访局依据相关规定先后四次向李秀娟出具了《不予受理告知》,并告知其通过诉讼途径解决诉求。2019年7月21日、23日、24日,由丰县信访局牵头,教育局、实验小学、梁寨镇中心校、律师和李秀娟在丰县信访局接待中心共同协商由实验小学先期“代赔偿”协议,待问题解决后由相关责任人承担。截至2019年7月24日,经教育局财审股、实验小学会计共同审核李秀娟为其女儿梁某治疗眼睛所花销医药费、车票、住宿、餐饮、打的等费用共计31135.87元,2019年8 月2日实验小学通过李秀娟工资账户先期代付。


    3.关于对李秀娟行政拘留和处分问题。经调查,因李秀娟在频繁赴各级相关单位反映问题过程中存在寻衅滋事行为,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和《信访条例》相关规定,城东派出所于2019年3月1日晚,按规定程序对其进行传唤,李秀娟拒不配合,下楼逃逸过程中腿部擦伤。2019年3月2日,丰县公安局依据查证事实,认定李秀娟的行为已构成寻衅滋事,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决定给予李秀娟行政拘留7日的处罚。经调看相关视频、询问当事民警,城东派出所在对李秀娟传唤、审查过程中,未发现有对其殴打、辱骂行为,李秀娟反映执法民警对其有殴打、辱骂行为。基于李秀娟被公安行政拘留事实,2019年6月21日,丰县教育局根据《事业单位人事管理条例》等规定,经教育局局长办公会议研究,决定给予李秀娟记过处分。


    4.关于李秀娟丈夫梁士伟停职检查问题。梁士伟系梁寨镇周楼小学校长,李秀娟系梁寨镇周楼小学教师,李秀娟之女就读学校丰县实验小学。梁士伟利用职务便利,以周楼小学名义为其女委托伤残鉴定,违规使用公章;根据信访稳定工作要求,梁士伟负责李秀娟稳控工作,存在稳控不力问题。梁寨镇中心校于2019年3月14日口头宣布暂停其执行校长职务。


    下一步,联合调查组将对李秀娟反映执法民警对其殴打、辱骂行为进行深入调查,根据调查结果,依法依规处理。同时,将采取积极措施,全力帮助李秀娟女儿眼疾救治及相关善后处理工作。
                        
     丰县人民政府
     2019年8月5日

  • 李秀娟:他们是在找法律援助中心核算后,才提出36万的赔偿额

  • 女儿班主任:另一方家长称,拿出碰坏眼睛的证据才赔


  • 8月5日,李秀娟女儿的班主任还原家长协商过程:另一方家长称,拿出碰坏眼睛的证据才赔。政府通报称,女孩事发一个月后被发现眼疾严重,与此前甩拉链是否存因果关系难定。


    记者注意到,5月20日,李秀娟曾在“中国江苏网政风热线”栏目发帖,反映其“小孩的眼睛在丰县实验小学被同学打成八级伤残”。三天之后,徐州市教育局在该帖下方进行了回复。

    李秀娟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承认,学校确实曾多次协商赔偿金额但她未同意,她提出的金额是36万多元,但双方未能就此达成一致。李秀娟说,经相关司法鉴定中心鉴定,女儿系八级伤残,“八级伤残都有相应赔偿金额的”。
     
    李秀娟告诉记者,他们是在找法律援助中心核算后,才提出36万的赔偿额。“当时有家长愿意各出15000,然后这个事还是刚才说的签字按手印,谁也不找谁了,一次性了断,我没同意这个方案”。
     
    此外, 双方对于赔偿金额存在较大争议,学校曾多次建议通过司法途径解决,李秀娟也未同意。 对此,她向记者表示,她跟律师沟通时,希望在治疗结束之后,将所有材料一并提交,“如果先将部分手续提交给法院了,然后你再次去北京又拿来材料了,到时候还要增加太麻烦了”。

  • 涉事民警: 绝无打骂,执法记录仪没电了


  • 5日,丰县城东派出所副所长罗烈告诉记者,3月1日正好他值班,当天晚上9点多,丰县教育局的工作人员前往该所报警称,多次到北京越级反映情况的李秀娟,在训诫的情况下又扬言买了去往北京的火车票,准备去北京越级反映问题。罗烈称:“我们把问题向上级领导汇报后,民警带着传唤证去她家传唤”。


    罗烈称,前去执行任务的民警到场约半小时后,给他打电话反映,李秀娟不配合。他本人也随后来到现场,在屡次劝说无效后,对其进行强制传唤。 “她离开家之后到了楼下,挣脱我的手臂跑了,因为她没穿鞋,在跑的过程中摔倒了,我为了执法安全给她上了铐子,强制将她带到所里”。


    罗烈告诉记者,将李秀娟从家中带走时,由于执法记录仪没电,部分画面缺失,“正常情况是把人带到所里录制才结束,但客观原因是我的执法记录仪没有电了。”


    对于李秀娟指控遭到殴打一事,罗烈表示并不存在,他已经将所有证据上交给调查组, “我们是依法办案、文明办案,绝对不存不让她喝水、打骂她的情节。

  • 丰县教育局人员对镜头大哭:我的名声谁来维护?


  • 8月5日,丰县教育局信访室负责人丁攀接受采访时对着镜头大哭:“她(李秀娟)来维权,我的名声谁来维护?”



    该行为引发网友热议。



    丁攀称,他们登门劝说时,李秀娟表示要去北京上访,因此劝李退票。但此前,李秀娟对媒体声称是要去北京看病。


    视频来源:澎湃新闻


  • 李秀娟回应:记不清腿伤成因


  • 李秀娟表示,记不清在派出所有无暴力行为,但在派出所期间,一直不让喝水、上厕所,到最后实在受不了了,才提供了一些水。


    此前,李秀娟发文称遭民警暴力殴打,致腿部受伤。再次接受采访时,李秀娟表示,当时情况混乱,记不清腿伤是否是碰撞车门导致。


    民警不承认殴打

    教育局工作人员委屈大哭

    连李秀娟自己也记不清腿怎么伤的了



    事情看似有反转?

    新的回应又来了


    8月6日上午,李秀娟再发声明《徐州丰县闹访者李秀娟的声明 |如有一句假话,我和丈夫自愿被开除教师队伍》。



    文中再次回应了网友的质疑


  • 女儿眼睛受伤,有证据和证人




  • 因为女儿鉴定伤情,丈夫因此被撤职



  • 丰县法律援助中心依据鉴定核算出36.8万元赔偿金额



  • “这张法律援助中心的金额加上发票金额,共计36.8万元,我们没有多要一分钱。”


  • 女儿有伤残鉴定


  • 2018年12月7日,女儿的伤残鉴定结果出来:八级伤残,达到盲目4级,近乎失明。

    女儿的左眼鉴定结果:八级伤残

  • 学校协调

  • 2018年4月25日,常老师组织三方家长到校协调,对方家长愿意出共2000元一次性解决问题,我没有同意这个方案,第一次协调失败。


    6月25日,学校再次组织家长协调问题,两个家长分别愿意出15000,学校出于人道主义赔偿5000。共计35000元。因为我已经决定走司法程序了,便没有接受这个方案。


  • 为何想到信访?



  • 在此次回应中,她再次强调民警打人。此前,她曾表示发布绝笔求助信过程中确有热心网友指导,但内容是自己所写。

    截至发稿,该事件仍在进一步调查中。



    文章来源:上观新闻、澎湃新闻、中国新闻网、人民日报、@情义丰县、徐州民声等

    声明:“光明网”微信公号刊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欢迎致电010-58926246,我们将及时更正、删除,谢谢。

    投稿、合作QQ:892726843(加时请注明微信投稿or合作)